無愛者之歌-無愛的異常感觸者  小說作者:yuanshen00
作者有話要說:
1/1

第三章(上):暴露的根之罪

   最初,我們對他的到來幾乎感覺不到有什么不平常的,只覺得那是不起眼到很快就會忘記的接觸。

   然而,他個言語刺痛了我們麻痹的神經,曾以為被強加的罪責——經他解釋而成了我們每個人終生的痛……

  界時歷2410年 阿塞拉斯王國境內 海爾布斯城

   自從競技場的事情之后又過了3天……

   這一天,早間第一堂課前,在階梯式教廳里,每個人都在議論著一件事——有一個“零級教員”會到班里進行1天的教學。

   一般來說,政級直升班的學習都是自習性質的,能達到錄取線的學士,基本不用再接受教學。

   因此,突然接到通知的阿薩德他們感到的只有疑惑。其實在此之前,他們就曾有過氣走教員的前例,再加上班里還有鈴歌與奧斯果里這兩個高知力的人物在,普通教員都忌諱得不敢靠近,只有幾個比較強硬的教員會偶爾來通知一些事情……

  #61663;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#61664;

   教廳的前端是教臺,上邊設置著一個教桌,桌后邊的墻壁上嵌著一個巨大的屏幕。

   教臺的正前方是兩組階梯式的桌椅,外組靠向門的一邊,內組則靠著裝在內墻上的巨大透明窗戶,可以看見教學大樓外的全景,兩組的中間和兩邊都各有一條寬闊的梯道。

  #61663;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#61664;

   坐在內組第一排的阿薩德趴在桌子上,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:[零級教員?這可真又是一個了不起的稱呼呢。]

   一旁的奧斯果里邊看著手中的書邊說道:[你臉上寫著“完全無所謂”這幾個字哦。]

   與阿薩德對話的是一個棕發橙眼的少年,他的棕色長發在頸后綁成一束,輕貼在其背上,他兩腿互疊,身子反向坐在長桌上,正好坐在阿薩德的臉旁。

   奧斯果里低著頭,眼睛直看著手里的書本,只用余光來看阿薩德。他有著與鈴歌很近似的氣質,看起來充滿了知性,但與鈴歌相比,他要顯得有點缺少靈活性。

   阿薩德抬起頭:[因為就是這樣嘛!雖然不知道零級教員有什么不同,事到如今教員對這個班有什么意義嗎?]

   奧斯果里默默地翻著書,停了一會兒才回答:[也是,對呆腦子的你們,就算多來幾個教員也不會有什么意義的。]

   [喂!]阿薩德氣得一下直起身來——怒瞪著奧斯果里。

   [怎么了嗎?]這時,鈴歌走了過來。

   奧斯果里合起了書,他微笑著:[沒什么?稍微談了一下關于傳聞的零級教員而已。]

   阿薩德皺起了眉,鈴歌見了轉頭問奧斯果里:[是不是有什么爭執?]

   奧斯果里很干脆地答道:[不,沒有。]

   鈴歌微笑著說:[是嗎?這樣就好。]

   [給我等一下你們。]看著這種情形,阿薩德忍不住打斷了他們。

   鈴歌:[怎么了?]

   阿薩德瞪著奧斯果里:[這個人啊!一直都只會說一些傷人自尊的話。我是聽你的話才和他交流的,可他要總是這樣,我實在沒有自信可以堅持下去啊。]

   [Ho~~Ho……]鈴歌看向奧斯果里問:[你說了什么傷害他的話了嗎?]

   奧斯果里說:[不,也沒什么,只是稍微開了一個玩笑……硬要說有的話,那就是玩笑的對象太過缺少幽默感了。]

   鈴歌對阿薩德笑道:[他是這么說呢。]

   這令阿薩德很憋屈:[你們……]

   奧斯果里問鈴歌:[第一堂課就要開始了,你打算怎么辦呢?]

   鈴歌笑著回答:[也沒怎么樣,交給他們自由發揮好了。]

   一旁聽得很迷糊的阿薩德問:[你們在說什么呢?]

   鈴歌說:[只是稍微測試一下這個零級教員的能力而已。]

   [你、你想干什么呢?]阿薩德聽后似乎就猜到了鈴歌的意圖了。

   鈴歌:[我什么也不干哦,只是讓你們如果有什么想抗議的就隨便行動,要是對方都能應付下來,那就姑且算是合格了。]

   阿薩德一臉懊惱的樣子,他嘆著氣說:[隨便你們,我不參加。我最近很累,記得讓他們不要吵到我。]說著他打起哈欠、繼續趴在了桌上。

   [辛苦了。]這樣調侃一句后,鈴歌轉過頭去對奧斯果里微笑了一下,然后繞到阿薩德另一旁的座位坐了下來,奧斯果里則繼續翻開書來看……

   很快,早間第一堂課的音聲響起,每個人都習慣性地選擇就近的位置坐了下來,但奧斯果里卻特地坐到后方去了。

   一會兒后,教廳前面的門被拉開了,一個全身被黑色斗篷包裹的人走了進來,這副形象令阿薩德他們驚奇不已。

   那個人腳步沉穩地走向中間的教臺,這期間,每個人都一致向其投去了好奇的視線。

   只見,那個人略低著頭,同時有了斗篷的遮掩,其臉部只能大概的看清鼻下的部分。其一身的漆黑——黑色的斗篷、黑色的長靴、黑色的內裝,以及耳鬢間垂下的黑色發絲,除了微露出的粉白肌色,連同他身上微微發出的“黑暗之力”氣息都給人一種不適的感覺。

   阿薩德暗想著(這個人是怎么回事?這種裝束……就像是隱藏身份的罪犯一樣)

   那個人走到教桌后面,轉過身來:[大家好,我是今天一天擔任你們全科教員的瓦格.提亞可瑪,請多關照。]其聲音渾厚有力,語調顯得低沉,由此可以判斷大概是一個40多歲的男中年。

   瓦格:[在此之前,還要為大家介紹一個新學伴,進來吧。]

   [什么?]即時,趴在桌上的阿薩德直起了身(究竟怎么回事,事到如今竟然還有人被編入直升班!)想到這里他轉過頭去看身邊的鈴歌,但鈴歌也是皺著眉,他搖了搖頭表示不知情。

   只聽教廳外傳來腳步聲,隨后出現的人令阿薩德和鈴歌都不禁睜圓了眼,其他人也一下子投去了注目的眼光——只見,脫去了鎧甲,換上學園統一的藍紋白色學服的斯卡利從門外走了進來,他皺著眉頭一副生氣的樣子,就跟阿薩德第一次見到他時一樣。但換上學服的他卻顯得更加美麗動人了,不知道他性別的男性肯定會不覺入迷的。

   斯卡利走到瓦格的身旁,轉身面向臺下。

   阿薩德不由得小聲地脫口:[為什么他會……]

   鈴歌皺著眉頭:[我也不知道,過后再去問一下奧斯果里。]

   瓦格把頭轉向斯卡利:[好啦!做自我介紹吧。]

   只見,斯卡利從最開始就用很微妙的神情在斜視著瓦格,那表情好像在厭惡著什么。這個時候,他移過視線來漠視著所有人說:[我是巴斯特.斯卡利,今天開始遷學到這里。——順便說一下,我實際很不想和你們扯上任何關系,所以拜托了,盡可能的離我遠一點。]

   爆炸性的發言驚呆了很多人,阿薩德一副懊惱地樣子,鈴歌的眉頭則皺得更緊了。

   斯卡利繼續說:[還有……]

   [稍微等等……]這時候,坐在外組后排的菲格打斷了斯卡利:[好像沒有人表示過要和你搞好關系哦,你的自我意識太過剩了。]

   接著,坐在菲格前面的索斯也以深沉地語氣接了一句:[我承認你長得很可愛,不過……雖然不知道你至今為止遇到過什么樣的人,但是拜托了,不要把我們和他們混作一談,很惡心的。]聽到這里,許多人都苦笑著回過頭來看他。

   索斯的話總是會鉤起別人的不愉快,但仔細傾聽又著實有種切中要害的感覺,令人難以辯駁。

   最后,后邊的羅真又補了一句:[索斯你太善良了,像她這種人肯定是自以為長得很美才會那么囂張的,哪里有那種悲慘過去的回味啊……<看向斯卡利>你不要太自戀了,比起你,梅耶爾不知道美麗多少,我看你是終生找不到“搭檔”的那種人啊,大家說是吧。]

   隨后就聽到一陣小聲的嬉笑傳了開來……

  <該世界觀中,一部分地區里“搭檔”等同于“戀人”的意思。>

   阿薩德雖然明白羅真是在為所有人爭取尊嚴,但還是不經意地產生了疑問(梅耶爾更美?)然后,他轉頭看向臺上,結果如他所料——斯卡利已經咬牙切齒地捏起了拳頭,且面相兇狠地瞪向了羅真他們。

   斯卡利抬腳朝地上猛踏出了一聲巨響,臺下的笑聲瞬即止住了,許多人都露出驚訝的表情,也不知道是被那一腳的震響嚇到了,還是因為察覺到他的“光明之力”而吃驚。

   斯卡利指著所有人大聲罵了起來:[住口!!!你們在說什么自以為是的話呢,聽清楚了!我是男的!!!!!!]

   “不會吧!”——除去阿薩德與鈴歌,這是每個人的第一反應——在那一張張震驚的表情上仿佛都寫著這三個字。

   斯卡利伸手指向羅真:[話說梅耶爾是誰啊!我不認識啊!是你的夢中情人嗎?!想發情的話就去找她啊,你這只發情的“公菐”!]

   羅真聽了不由得紅起了臉:[你、你……]

  <“菐”相當于“豬”,另外為了閱讀方便“公、母、雄、雌”不作新詞>

   “Pi”——突然,外組的前排傳出一聲筆根折斷的聲音,所有的人瞬即把視線移了過去。

   只見那里坐著一個有著棕紅色長發的少女,她的眼睛淺橙,額前發被從兩邊分導向了耳后并用發夾固定住了,她的面容柔美,但卻顯得很嚴肅,從中透出一股冰冷。

   少女手里捏著斷掉的畫筆,筆下是一張畫到一半的圖景——從畫上看,正是教廳的教臺,雖然還未完成,但也逼真的把教臺上的物品都畫在了上面。

   這個全身散發著藝術氣息的少女就是“梅耶爾.薩拉米斯勒”,既是鈴歌喜歡的人,也是學園公認的第一美人。

   [Ku~Ku……]阿薩德突然聽到一旁傳來不愉快的低嘆。他轉過頭去,只見鈴歌眉頭皺得極緊。

   鈴歌緊咬著牙關,嘴角翹起,眼睛直瞪著臺上的斯卡利不放。阿薩德看著他這樣,情緒不由得緊張了起來。

   這時,梅耶爾面無表情地抬起頭來瞪向斯卡利。

   看到這一情景的斯卡利似乎明白了什么,他對梅耶爾說:[原來你就是梅耶爾啊!不好意思了,我沒打算說你的,只是剛才那個發情的家伙太討厭了我才……][明明是男人為什么長著一張女人的臉……真是惡心!]斯卡利正要低頭道歉,卻被梅耶爾用一聲辱罵打斷了。

   只見,斯卡利的動作一下子停住了,他緩緩地把頭抬起,面無表情地看著梅耶爾:[你……說什么?]

   教廳里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僵硬了起來,其他人都只能呆呆地看著兩人。

   梅耶爾微仰起頭,以居高臨下的神情來看著斯卡利,笑道:[啊啦~你沒有聽清楚嗎?我說“很惡心”,這次聽清楚了吧!還要我再說一次?]

   斯卡利的眼眶緩緩睜大,隨后又緩緩地恢復了,他盯著梅耶爾,眼神逐漸變得冰冷。下一瞬間,梅耶爾臉上的從容消失了——只見,斯卡利高速移動到她桌前抓住了她的領口,并把她從桌后半扯了出來。

   梅耶爾吃驚之余甚至來不及叫出聲,她想不到斯卡利會有這種舉動。斯卡利冷冷地對她說:[我可不是喜歡才長成這樣的,什么都不懂的話,就給我閉嘴!]

   斯卡利的舉動明顯刺激了其他的學士,鈴歌更是果斷站起喊道:[放開梅耶爾你這家伙!]跟著就從桌后翻出,走上去抓住了斯卡利的右手。

   [噗呼……]霎時,斯卡利回瞪了鈴歌一眼,隨之一腳將其踢了出去——撞在了窗臺下。

   見到這一情景的阿薩德終于也忍不住站了出去:[你這家伙竟然敢對鈴歌……]

   [Kola!]這個時候,教臺上的瓦格開口斥責:[還不住手!巴斯特學士,你做得太過火了!]

   斯卡利瞥了瓦格一眼,然后咂了一下嘴把梅耶爾推了回去。看到他這一舉動的阿薩德更覺反感:[Ku~~~]而平時都很冷傲的梅耶爾這時卻露出了驚恐的神情。

   阿薩德走過去扶起鈴歌:[你沒事吧鈴歌?]

   鈴歌抬頭就是瞪向斯卡利:[那個混賬……]

   教臺上的瓦格看著斯卡利:[你坐到右邊的最后排去,不準再鬧出事來了。]

   [是,是……]斯卡利有氣無力地走上了梯道,朝最后一排的最里邊位置走去。這期間,幾乎已經全被激怒的學士們都朝他投去了鄙視的眼光。

   然后瓦格把頭轉向阿薩德和鈴歌說:[你們也快一點坐回去吧。]

   阿薩德扶著鈴歌坐回自己的位置,讓鈴歌坐在自己的右邊。

   [嗯~]瓦格問:[你們坐的位置是不固定的嗎?]

   阿薩德正感到不耐煩,于是大聲地說:[無所謂吧!這么多座位坐哪里都一樣。]

   瓦格說:[原來如此,這樣我倒是省事了,好了,要開課了。]說著就開始操作起教桌上的數據壇……

   阿薩德關心鈴歌,小聲地問:[你怎么樣?鈴歌。]

   鈴歌回過頭來說:[背上有點痛,但不要緊。]

   阿薩德追問:[被踢到的地方呢?被踢到的地方怎么樣了?]

   鈴歌說:[不要緊,這個倒是沒什么事。]

   [!]阿薩德愣了:[“沒什么事”?]他回想起之前被斯卡利打傷時的痛楚不禁疑惑起來。

   見到阿薩德糾結的樣子,鈴歌反問:[怎么了嗎?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?]

   [啊!不,沒什么。]阿薩德心想著(大概是幸運的沒有被“實擊”到,而只是被肢力推出去而已)

   瓦格操作著數據壇,只見臺上的巨大墻屏顯示出了大量的文字和幾張人物頭像圖。

   瓦格:[那么,我也不知道你們的進度如何,就從“淵承改新”講起吧,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話你們可以直接問。首先,要記住這個時期最重要的三個影響人物,修斯.博來,隆列.梅羅梭,還有“無淵名”的鳩斯班,這三人是改新的領袖人物……]

  <“無淵名”就是沒有姓的繼承,只有名的意思。>

   瓦格開始講起“遠歷”,鈴歌只聽了開始的幾句就不屑地笑了一下,接著拿出自己的數據壇自學起來了……

   沒過多久,已經沒有人在聽瓦格講了,有的人自學、有的人發呆,后方的斯卡利則是早在瓦格開講之前就設下了隔音的陣界——直接趴在了桌上。漸漸的,每個人都開始犯困……

  

1/1
上一章  
 | 回書錄 | 
作者有話要說:

小提示:使用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瀏覽章節。
推薦作品
花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熱門言情小說、青春小說、臺灣小說、女生小說、校園小說在線閱讀,花雨言情致力為廣大讀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說。
Copyright 2007-2008 Powered by www.45392649.buzz,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.
服務電話:020-85636686 傳真:020-85636460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業務合作QQ:1023967 購書咨詢QQ:415538485 投稿咨詢QQ: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
粵ICP備10222424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粵B2-20080014
粵公網安備 44010602000516號



广东26选5彩票